我国多地PX项目停建或缓建原因分析
   
  

在我国PX项目建设不断推迟的同时,周边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沙特等国家以中国内地为目标市场的PX项目加快上马。

PX,中文名对二甲苯。一直以来,PX只是石化产业中很普通的一种化工产品,然而近年来却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因公众的误解和反对,厦门、宁波、昆明、彭州、茂名等规划中的多个PX项目相继停建或缓建。我国PX缺口不断扩大,而周边国家的PX生产及建设进入高峰期。
PX在我国,究竟怎么了?

“低毒”还是“剧毒”?

近日,一场PX百度词条保卫战引发关注。有人利用百度词条可以编辑的机会,多次将PX毒性由“低毒”改为“剧毒”,引发近10位清华大学化工系学生“誓死守卫词条”,复旦、对外经贸等高校学生纷纷加入。在6天内,PX词条被反复修改多达36次。4月5日,百度百科最终将PX词条锁定在“低毒化合物”的描述上。

PX是一种重要的有机化工原料。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技术大典(第1卷)》,PX的可燃性、爆炸危险性、毒性与汽油相似。从致癌性来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中心2008年公布的权威数据,相对于黄曲霉素、乙醇(酒精饮料)、烟草等组1(确定的人类致癌物)和高温油炸释放物、汽油、腌菜等组2(可能是人类致癌物),PX所属的二甲苯属于现有证据不能对人类致癌性进行分类的组3。

实测研究,世界各国PX项目在正常生产运行情况下,对所在城市空气污染影响非常小。迄今为止,世界各国的PX装置均未发生过造成重大环境影响的安全事故。

在我国PX项目建设中,公众反对声音最大的是PX项目与居民区的安全距离。然而,日本横滨NPRC炼厂PX装置与居民区仅隔一条高速公路,新加坡裕廊岛埃克森美孚炼厂PX装置距新加坡本岛居民区2.6公里,美国休斯敦PX装置距城区也仅有1.2公里。

能不能不发展PX?

在现代社会,PX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它的下游主要用于生产精对苯二甲酸(PTA)及聚酯(PET,或称涤纶、的确良),并最终用于生产人们穿的衣服、饮料瓶、食用油瓶等。工业应用中,PX主要用作生产聚酯纤维和树脂、涂料、染料及农药的原料,并且是汽油的组成成分之一。

在我国,由PX衍生的石化产业以及下游纺织和包装行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并解决了大量就业。而PX的短缺,成为制约这一整个产业链条发展的瓶颈。

我国的PX几乎全部用于生产PTA。2011年以来,我国PTA产能进入增长高峰期。从全球看,2012年开始,全球芳烃聚酯产业链条回归需求增长,PX供应迅速增长。但我国新增PX生产能力十分有限,供需缺口不断扩大。

“PX作为整个产业链的前端,其自给率的下降将对整个产业的竞争力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可想而知。”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毛加祥说。

在我国PX项目建设不断推迟的同时,周边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沙特等国家以中国内地为目标市场的PX项目加快上马。

2013年,我国PX表观消费量为1641万吨,进口量为905万吨,对外依存度已经上升至55%。根据中国化工学会的估计,如果目前国内拟建的PX装置不能如期建设,到2015年我国PX进口量将超过1200万吨,成为国内进口量最大的石化产品。

PX问题折射了什么?

PX关注的背后,折射出怎样的社会问题?

事实上,由于PX项目遭受的阻力,目前地方政府和石化企业在引入PX项目前已开始更多地关注公众知情权,但近日广东茂名PX项目遭遇的强烈抵制令我国PX项目的推进再度陷入“困局”。

有网友表示:“我可以相信PX是低毒的,但我不相信生产过程是安全的;我可以相信你有能力实现安全生产,但我不相信你有动力去这样做。”

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指出,我国企业安全环保管理和国外存在差距。“我国企业安全环保管理基本处于经验管理阶段,安全检查往往是运动式的,与国外先进企业的科学管理还有距离。要让公众接受重大石化项目上马,企业首先要实现本质安全。”

曹湘洪认为,PX困局也对政府治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重大项目在遭遇公众反对的时候,不能简单地缓建、停建或者搬迁,而应在了解公众诉求的基础上,去寻找解决之道。比如说,引入有资质的第三方进行安全环保监管,由政府购买服务。这些在国外普遍接受的做法,在我国的安全环保监管中基本处于空白。”

多国的经验表明,PX等石化项目与公众的和谐共处,得益于成熟而严格的环境风险管控制度。在保障公众知情和环境监管方面,企业不惜投入重金,确保最大限度消除重化工项目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

我国现有13家 PX生产企业

环评司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有关资料统计,截至2012年底,我国现有PX生产企业13家,其中11家与炼油装置一体化运作,2家为独立PX生产企业。主要分布在全国10个省市,这13家企业中有7家分布在沿海,6家分布在内地。近年来,PX下游需求快速增长,供需缺口不断加大。2012年,PX对外依存度为44%。

PX在国外

由于大型石化项目需要有方便的交通储运条件,靠近市场和下游产业链,并需要充足水、电供应,因此一般都分布在沿海或交通方便、人口稠密的大中城市,这就是所谓的“三近原则”:离炼油企业近(即“炼化一体化”);离下游PTA工厂近;离大江大海近。所以,目前国外的PX大型项目,几乎无一例外位于人烟稠密、交通便利的水畔。

目前全球PX产量逾80%分布于东亚、东南亚和南亚地区,除了全球第一大PX生产、进口和消费国中国外,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台湾地区,都是PX的生产大户和净出口国。

作为全球PX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五大生产国,日本的PX项目,分布地为人口集中的千叶、冈山、大坂、川崎、大分、四日、仓敷等七个城市附近。

韩国是新兴的PX生产、出口大国。2011年出口量同比上涨达87.4%,2012年成为世界PX产量排名第三的国家。该国主要PX生产大户为三星-道达尔、现代Cosmo等,均分布在釜山、蔚山等大城市。

美国是全球第二大PX生产国,主要生产厂家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菲利普等,密集分布在德克萨斯、佛罗里达等南部各州,其中号称“PX发源地”的休斯顿石化工业园,PX生产基地,距离最近的城镇(6万居民)仅1.2公里。

欧洲最大、世界第五大PX生产国荷兰,其PX生产基地集中在鹿特丹化工园。在这个世界知名、占地60多平方公里的化工园里,聚集着壳牌、埃克森-美孚、BP等多家跨国油企的炼化一体PX工厂。

华海蓝帆化工科技简介

辽宁华海蓝帆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是由辽宁华海化工有限公司重组而成的以研发为先导,以生产为主体的科技型企业。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拥有员工50余名。其中,高级科研人员5人,普通技术人员8人。公司总部位于沈阳浑南高新技术开发区,专注于新产品的研发和贸易。
公司拥有自己的研究开发中心。主要进行染料、农药、医药中间体,及功能染料的研发和生产。同时在电子化学品领域也进行了开拓和创新。优秀的人才,先进、齐全的设备可以进行各种从克级到千克级的化学合成实验。成立于1998年的辽宁华海化工有限公司现为辽宁华海蓝帆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基地。地处辽阳市郊,紧邻沈大高速公路,地理位置优越,交通极为便利。工厂占地6600平方米,其中厂房占地3000平方米。化工设备齐全,拥有健全的质量保证体系。岛津高效液相色谱(HPLC)和紫外-可见光谱分光光度计等检测仪器为满足产品分析和质量监控提供了保证。

联系我们

企业名称:辽宁华海蓝帆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销售负责人:刘先生 经理
联系电话:024-83780743
邮政编码:110179
通讯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浑南开发区世纪路56-1号